秋天的小菜园作文 我家的小菜园作文

四季歌日本民歌 [校园四季歌作文]

唐山滦州市政府采购网:冬日里的红太阳 中卫红太阳广场作文

2019年11月23日 10:51


  茫茫大漠。放眼望去,只有一棵老树。干枯的树根裸露在荒漠之中,树枝上没有一片叶子。偶尔狂风卷过,黄沙翻卷起来,老树消失了,只听到空中飘荡着:“东边——森林”
  “咳咳——这是哪儿?这还是我的家——沙漠绿洲吗?”
  这片大漠中还有生命!
  它是一只小蜥蜴。年幼的它成了这片大漠中唯一具有生命的动物。
  “老树爷爷说过,东边有一片森林。森林里有我的同类!”树爷爷临死之前还相信人类会改悔,可是人类是要把我们动物杀尽,把地球上的绿色灭绝的呀。我要去森林,去东边的森林。
  小蜥蜴又出发了。
  一路上,动物的残骸向它控诉着人类的罪行;一路上,大树的枝干向它申诉着人类的残酷;一路上,多少困难险阻拦截着它,它都闭上双眼,在心底大叫:“东边,去东边,那里是一片森林”
  狂风一次又一次地卷过,到东边也只剩下一小段的路了。
  小蜥蜴拖着苟延残喘的身躯,望着东方。双眸写满了无助,却又写满了希望。它似乎已经看到了那片森林。
  “大树爷爷说过东边是森林,我相信它。东边是森林!是森林!”
  忽然,沙漠中出现了一片绿。洲。
  “是森林!”
  小蜥蜴不顾一切地向森林奔去。又是忽然一晃,森林消失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消失了——像大树爷爷一样消失了”小蜥蜴颓然地趴在了地上。
  小蜥蜴漫无目的地游走在沙漠上,但方向还是东方。
  天空中似乎弥漫着黑烟,空气中似乎弥漫着汽油的味道,耳边充满了噪声,森林呢?
  “森林?在哪儿?这就是东边的森林吗?不!东边的森林被人类破坏了,取而代之的是城市”
  小蜥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完最后一句话“人类,该醒醒了。不然,你们终有一天会像我这样寻找绿色的”
  ■
  。文章采用童话题材,新颖别致。借一只小蜥蜴的行踪来表达一个重大的话题——环保,看似很荒诞,其实发人深省。尤其是最后一句“不然,你们终有一天会像我这样寻找绿色的”,这句话给我们敲响了警钟,的确是该醒醒了。
  文章语言生动形象,富有魅力。描写小蜥蜴,作者从它的动作、语言、神态、心理等多方位刻画,写出了它的疲惫、可怜,但又坚强且充满信心。这让人在同情它的遭遇的同时,心中多了一份深思。


  城,是许多人生于斯、长于斯的生命基点。
  哪个人心中没有自己钟爱的一座城呢?萧乾、老舍笔下写尽北平城的悲欢;张爱玲笔下是夜上海的浮华苍凉;还有萧红,身在香港,远离。故土,她仍念念不忘有一条河经过的呼兰小城……
  生于城中,我们无时无刻不会与那些鳞次栉比的高楼,车水马龙的街道,多彩迷人的霓虹灯相处。城市中的一切,都会带动我们每一个置身于此的人的体验、情绪和思索。
  一座城,不只是居所,它不只供我们呼吸、饮食、睡眠……它是现代人的原乡,也可能是异地旅人的他乡。城,像一座。容器,容纳和播散着我们的情感、经历、体验、感受……
  每一座城,都是一个独立的存在,它有着海纳百川的气概,也有着自己独特的精神、文化内核。
  这一次,就让我们走近那一座座城,透过个人的视角,来触摸、讲述、并且思考……
唐山滦州市政府采购网
  对一座城市抱有好奇心,会是你一生中最非凡的体验。
  清晨的时候,当你穿梭在蒙眬的雾气中,这好奇心便开始。萌生了。露水润着青石板的路,布鞋踩在上面有轻微的声响,是什么在萌动?泡桐花紫色的蕊无声地落下来,绵软得仿佛一捏就会碎,轻柔得一吹便会散,是怎样的娇羞躲在了里面?摇橹声由远及近,由近及远,“吱呀——吱呀”地穿透了雾,又无声地消失于耳侧,是谁在哼唱?待到薄雾消散,这一切又似乎从梦境中抽离,它们又到哪儿去了呢?
  你只能怀着好奇心继续走。
  石库门的深处有叮咚的泉响,江南的小姑娘抱着琵琶哼唱不已。她的指尖像这门前的流水,灵动而不留痕迹,只留下几缕清音。这清音,究竟从哪里来?隔壁的老太太梳了光亮的发髻,提着篮子出来,一口吴侬软语:“张家姆妈,走啊,今朝端午买粽叶去喽!”于是,一个清秀而又和气的中年女子走出来,笑着嗔怪:“大清早呢!”随即两人消失于石板街的尽头。她们往哪儿去了呢?
  寻找什么来解开我的好奇心?
  恰是一曲《游园惊梦》。
  “看人间姹紫嫣红开遍……”我追随着杜丽娘的心思解开这谜团。庭中美景固然惹人怜,但更惹人怜的是自己的肺腑;这城市里的美景固然绮丽,但最诱人的也是她骨子里的韵味呵!两千年来,是伍子胥的相土尝水,是干将莫邪的剑意人情,是馆娃宫里“嘎嘎”作响的木屐,是憨憨泉里不尽的清涟,筑就了这座城的风骨。好奇什么呢?我们好奇它为何这样清新动人,答案是隐逸在这时光里的。你可以说是山水沉淀了它,你可以说是它融入了山水,你可以说是吴人塑造了它,你也可以说是它哺育了这些人。我不禁莞尔,心头的疑虑也顿时消散,这些“从哪里来”“如何来”,当这座城向我们提问时,也便给了我们答案。
  一花一世界,从那门前的流波里,我们似乎看到了平江城的骨子。那便是它给我们的答案。
  城的美妙,在于它勾起了我们的好奇心。
  城的美妙,也在于它给了你最精彩的答案。
  ■
  文章的语。言清雅而美丽。作者用独特的审美视角来表述自己对苏州这座城的好奇之心。晨雾里的探奇,石库门觅趣,对城市“风骨”的感怀,娓娓道来。泡桐花“绵软”“轻柔”;“吱呀——吱呀”的橹声由远及近,由近而远,泉水叮咚,木屐“嘎嘎”……写得情趣盎然。


  那一年,我16岁。
  16岁的我居住在这个城市—— 一个不大不小,高楼林立,繁华满街的城市,却也是许多人未曾听说的城市。我爱这里,因为爱那条小巷——它记录着我永恒的回忆……
  那条小巷离我们学校不远。我的空闲时光,都消磨在那里。
  小巷口,是一家奶茶店,我喜欢这家店里的杯子,简单的图案,透明细长。店主人是一位老奶奶,很和蔼。店里并列着两排桌子,假日午后,方桌边围满了学生,三两一群,无论认不认识,总能在店里唠成一团,聊着对未来的向往、学习的迷茫、人生的计划……每当店里有人讲自己的坎坷经历时,大家都会听得入神。我的朋友也常会十分配合地哭上一曲,店里不管认不认识的人都会哄哄她,我喝着“柠维多”在。旁边看着、听着。我喜欢那样慵懒的午后,像一个小家,里面装着温暖和爱……
  离奶茶店不远有一家理发店。同样小小的店面,但在这个城市里也算有些名气。因为这里的店员手艺很好,为人亲和。他们比我大不了多少,所以说起话来比较有共同语言,但是他们的语气中多多少少能听出社会带给他们的影响。朋友不是很喜欢这里,她说这里有太重的烟味。我和其他人倒是不觉得,我觉得这里总是充满欢笑和嘈杂的,人来人往……
  半年前,这条巷子的尽头新开了一家酸奶店。店主是一个干净利落的姐姐,她二十出头,像是经历过许多故事,我虽然很好奇,但是并不敢问,更不想去猜测。也许有一天,她会主动讲给我听那些尘封已久的故事吧。屋子里,我最喜欢的是墙上的一块留言板,上面粘满了彩色的便利贴。我和朋友喜欢翻看那些公之于众的秘密:谁要立志上什么大学,谁要和谁做一辈子的朋友,谁又深深地喜欢上了谁,谁发誓再也不和谁说话……我们不知道她们后来到底说话了没,但我猜是说话了的。就像我和朋友,我们也常常会吵架,但是我们没有想过要放开彼此的手。是的,我们还小,可以有幻想,有执着……
  小巷的尽头,并不是记忆的尽头——七拐八拐,有个粥铺,店面很小,人却络绎不绝。我没见过老板,或许那个既招待客人,又做粥的人就是。来这里吃饭的都是老客人,知道店里的规矩——到了就说要喝什么粥,喝完就走。我很遵守这个规矩,因为那个男子头顶的伤疤真吓得我不敢多待。但是我特别留恋这里粥的醇香。我和闺蜜每次感冒,只要到那里喝一碗皮蛋瘦肉粥就好了。我没带别人去过那里,因为这是我不开心时专属的地方。
  小巷很长,陪我走过无数的日日夜夜;小巷很短,不过是从这头瞭望到那头的距离;小巷很深,有着讲不完的故事、做不完的梦;小巷很久,久于春暖花开,花团锦簇,清秋佳果,白雪皑皑的时光。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住着不大不小的我,怀抱着一个绵长的梦。在梦里,我们都长大了……
唐山滦州市政府采购网
  在记忆的深处,有一张充满温情、给我力量的笑脸时常浮现在我眼前,如盛开的花朵绽放在生命的枝头,让人看到无尽的希望……
  给点阳光就灿烂
  盼望着,盼望着,终于盼到评讲作文的时刻。那一刻,我的心就像一个气球,不断地膨胀、膨胀,直到爆炸。因为映入眼帘的是几行简短飘逸的评语外加一个红色的醒目数字——45。我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开始在位置上惊呼。起来。我瞄了瞄同桌的分数——32,不禁心里暗自窃喜;瞅了瞅平时还不错的“露露姐”——38,我越发扬扬自得了!
  下课后,我像游行一样,向同学们炫耀着我的佳作,免不了遭到同学们的鄙视,正沉浸在喜悦中忘乎所以的我,只当他们是羡慕、嫉妒、恨,不跟他们一般计较。我欣然走出教室,望了望漆黑的夜空,深吸一口气,竟觉得夜空是那样的美丽!
  心情不禁有点灰
  “丁零零”,上课了。语文老师老黄依次让林如颖、杨柳逸、邓婷悦朗读她们的作文。我原以为他也会让我朗读我的大作,可是他竟然一笔带过,只是将我的作文轻描淡写地评说几句就草草了之了。我当时气得咬牙切齿,但我更恨自己那不争气的作文水平,为什么总是逊色于她们!我呆呆地望了望外面的夜空,在惨淡的灯光照射下,一切显得那么凄凉与苍白,正如我现在的心情一样。
  我的花儿何时开
  作文评完之后,老黄让我们自由阅读,他又叫了覃伊朵等人单独进行作文指导,又没有我!真是气爆了。刚才的事也就算了,我自叹不如。现在呢?又是什么意思?我又望了望窗外的夜空,真是暗无天日!
  正在我绝望之际,老黄却发话了,让我课后去办公室。我当时一怔,马上就乐开花。清晰记得我几乎是“飘进”语文办公室的,一到办公室,老黄就要我先坐,接着和颜悦色地递给我一本作文书, 然后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我感觉你的作文水平没长进,和杨柳逸她们还有一定的差距,你的文笔还须打磨。至于此次作文的45分,是我特意鼓励你的!” 这话犹如一大盆冷水将我从头淋了个透,我为刚才在同学们面前的张扬后悔得无地自容。我惭愧地低下了头,随即,他又安慰我道:“我相信半年以后,你的作文水平一定会和她们一样优秀!”我抬起头看了看黄老师那满是慈爱的双眼,他正在向我传递着“正能量”,传递着老师对学生的关怀和信念……
  现在回想起那个画面,依旧是那么清晰、温暖、感人,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在我人生的长河中,这个画面宛如一朵最美的花朵,盛开在生命的记忆中,永不凋零。
  ■
  本文是一篇选材新颖,布局精巧的佳作,其选材独特,新颖别致,欲扬先抑,构思精巧,描写细致,语言鲜活。增强了文章的生动性与感染力。
  (指导老师:黄松海)

唐山滦州市政府采购网:美丽的缙云·我的家乡|我的家乡缙云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一个百花争艳的日子。我靠在窗口,静静地看着窗外,一朵白玉兰。也静静地看着我。我头一次那么仔细地看花,你想象不到它有多么的纯洁与美丽,娇嫩的花瓣一触即碎般地在风中摇曳,似乎每一秒都在颤。抖着开放一纳作文http://www.zuowen8.com米,明明是在怒放却那么恬静,像一朵纯洁的雪花般悠悠地诉说着属于她的缤纷世界。是啊,对它来说,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快乐生活”吧!

唐山滦州市政府采购网
  第一次到哈尔滨来。第一个印象是,这座城市很有趣。楼房高耸,街道宽敞,到处都能看到俄国人,所谓白俄,都是十月革命后从苏联逃出来的。其中有贵族,也有平民;生活有的好,有的坏,差别相当大。我久闻白俄大名,现在才在哈尔滨见到。心里觉得非常有趣。
  在客店办理手续时,柜台旁边坐着一个赶马车的白俄小男孩,年纪不超过十五六岁。我对他一下子发生了兴趣,问了他几句话,他翻了翻眼,指着柜台上那位戴着老花眼镜、满嘴胶东话的老人说:
  “我跟他明白,跟你不明白”
  我懂得他的意思了,一笑置之。
  在哈尔滨的山东人很多,大到百货公司的老板,小到街上的小贩,几乎无一不是山东人。他们大都能讲一点“洋泾浜”俄语,他们跟白俄能明白。因为这里白俄极多,俄语相当流行,因而产生了一些俄语译音字,比如把面包叫作“列巴”等等。中国人嘴里的俄语,一般都不讲究语法完全正确,音调十分地道,只要对方“明白”,目的就算达到了。我忽然想到,人与人之间的交际离不开语言;同外国人之间的交际离不开外国语言。然而语言这玩意儿也真奇怪。一个人要想精通本国语和外国语,必须付出极大的劳动;穷一生之精力,也未必真通。可是要想达到一般交际的目的,又似乎非常简单“洋泾浜”姑无论矣。有时只会一两个外国词儿,也能行动自如。
  话扯得太远了,还是回来谈哈尔滨。
  我们在旅店里休息了以后,走到大街上去置办火车上的食品。这件事办起来一点也不费事。大街上有许多白俄人开的铺子,你只要走进去,说明来意,立刻就能买到一大篮子装好的食品。主体是几个重约七八斤的大“列巴”,辅之以一两个几乎同粗大的香肠,再加上几斤干奶酪和黄油,另外再配上几个罐头,共约四五十斤重,足供在西伯利亚火车上约摸八九天之用。
  除了食品店以外,大街两旁高楼大厦的地下室里,有许许多多的俄餐馆,主人都是白俄。女主人往往又胖又高大,穿着白大褂,宛如一个白色巨人。然而服务却是热情而又周到。饭菜是精美而又便宜。我在北平久仰俄式大菜的大名,只是无缘品尝。不料今天到了哈尔滨,到处都有俄式大菜,就在简陋的地下室里,以无意中得之,真是不亦乐乎。我们吃过罗宋汤、牛尾、牛舌、猪排、牛排,这些菜不一定很“大”,然而主人是俄国人,厨师也是俄国人,有足够的保证,这是俄式大菜。好像我们在哈尔滨,天天就吃这些东西,不记得在那个小旅店里吃过什么饭。
  黄昏时分,我们出来逛马路。马路很多是用小碎石子压成的,很宽、很长,电灯不是很亮,到处人影历乱。白俄小男孩——就是我在上面提到的在旅店里见到的那样的——驾着西式的马车,送客人,载货物,驰骋长街之上。车极高大,马也极高大,小男孩短小的身躯,高踞马车之上,仿佛坐在楼上一般,大小极不协调。然而小车夫却巍然高坐,神气十足,马鞭响处,骏马飞驰,马蹄子敲在碎石子上,迸出火花一列,如群萤乱舞,渐远渐稀,再配上马嘶声和车轮声,汇成声光大合奏。我们外来人实在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不禁顾而乐之了。
  哈尔滨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谁来到哈尔滨,大概都不会不到松花江上去游览一番。我们当然也不会自甘落后。当时,正值夏秋交替之际,气温可并不高。我们几个人租了一条船,放舟中流,在混混茫茫的江面上,真是一叶扁舟。远望铁桥一线,跨越江上,宛如一段没有颜色的彩虹。此时,江面平静,浪涛不兴,游人如鲫,喧声四起。我们都异常地兴奋,谈笑风生。回头看划船的两个小白俄男孩子,手持双桨,主划的竟是一个瞎子,另一个明眼孩子掌舵,决定小船的航向。我们都非常吃惊。松花江一下子好像是不存在了,眼前只有这个白俄盲童。我们很想了解一下真情,但是我们跟他们“不明白”,只好自己猜度。事情是非常清楚的。这个盲童家里穷,没有办法,万般无奈,父母——如果有父母的话——才让自己心爱的儿子冒着性命的危险,干这种划船的营生。江阔水深,危机四伏,明眼人尚需随时警惕,战战兢兢,何况一个盲人!但是,这个盲童,由于什么都看不见的缘故,心中只有手中的双桨,怡然自得,面含笑容。这时候,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环顾四周,风光如旧,但我心里却只有这一个盲童,什么游人,什么水波,什么铁桥,什么景物,统统都消失了。我自己思忖:盲童家里的父母、兄妹等等,可能都在望眼欲穿地等他回家,拿他挣来的几个钱,买上个大“列巴”,一家人好不挨饿。他家是什么时候逃到哈尔滨来的?我不清楚。他说不定还是沙皇时代的贵族,什么侯爵、伯爵。当日的荣华富贵,从年龄上来看,他大概享受不到。他说不定就出生于哈尔滨,他决不会有什么“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的感慨……我浮想联翩,越想越多,越想越乱,我自己的念头,理不出一个头绪,索性横一横心,此时只可赏风光。我又抬起头来,看到松花江上,依旧游人如鲫,铁桥横空,好一派夏日的风光。
  此时,太阳已经西斜,是我们应该回去的时候了。我们下了船,尽我们所能,多给两个划船的白俄小孩一些酒钱。看到他们满意的笑容,我们也满意了,觉得是做了一件好事。
  回到旅店,我一直想着那个白俄小孩。就是在以后一直到今天,我仍然会不时想起那个小孩来。他以后的命运怎样了?经过了几十年的沧海桑田,他活在世上的可能几乎没有了。我还是祝愿白俄们的东正教的上帝会加福给他!
 。 (选自季羡林《留。德十年》,有删节)


  我们的海岸边曾长着好多高大的橡树,树木茂密,一只小松鼠可以从一根树枝跳到另一根树枝,连续几里地不着地面。传说当婚礼行列穿过树林时,新娘必须摘下头上的凤冠,可见枝丫垂得多么低了。到盛夏时,这高高的树木掩盖的大教堂终日凉爽。那时,还有野猪和猞猁在林中穿行。在那雄鹰目力可及的高处,阳光的大海在树梢上汹涌澎湃。
  但这些树林早已被伐光了,只有人们偶尔从黑色的泥沼中或从浅滩的淤泥中挖出个把石化了的树根,它会让我们后人神思那一片树冠在与西北方向来的暴。风激烈搏斗,发出惊心动魄的喧嚣。而今天,我们站在海堤上,望着一片无树的平原,犹如望着永恒。
  海。堤上的风多么令人神清气爽!家乡是我魂之所系;在什么地方又能像在这儿一样,尽情享受星期天的早晨呢!
  在下面那新开发的沼泽地中,第一阵温暖的春雨已将无边无垠的草地染绿;散布着的数不清的牛在吃草,连接着一个个“沼潭”的水沟宛如银色的带子在早晨的阳光下闪烁。吼叫声和撞击声在辽阔的原野深处飘荡,此起彼伏,此呼彼应,相谐成趣。而耕牛的那些长翅膀的朋友们——椋鸟,是多么活跃!喧闹的鸟群从低地升起,在我的面前掠过来、掠过去,然后密密麻麻地落在堤顶,少顷,便灵巧地啄食,顺堤坡而下,向海边漫步而去。
  然而,沿着下边那从城市流来,向大海注入的河流边,新的谷草编成的网闪闪发光,令人神往,这是为了阻挡海潮的啃啮而铺设的一一河水雍容大方地流过这洁净的地毯。
  时值清晨,青春时代梦幻般的感觉再度征服了我,仿佛这个日子将给我带来难以言传的妩媚;每个人都有在心底欢迎幸福光临之时。
唐山滦州市政府采购网
  第一次到哈尔滨来。第一个印象是,这座城市很有趣。楼房高耸,街道宽敞,到处都能看到俄国人,所谓白俄,都是十月革命后从苏联逃出来的。其中有贵族,也有平民;生活有的好,有的坏,差别相当大。我久闻白俄大名,现在才在哈尔滨见到。心里觉得非常有趣。
  在客店办理手续时,柜台旁边坐着一个赶马车的白俄小男孩,年纪不超过十五六岁。我对他一下子发生了兴趣,问了他几句话,他翻了翻眼,指着柜台上那位戴着老花眼镜、满嘴胶东话的老人说:
  “我跟他明白,跟你不明白”
  我懂得他的意思了,一笑置之。
  在哈尔滨的山东人很多,大到百货公司的老板,小到街上的小贩,几乎无一不是山东人。他们大都能讲一点“洋泾浜”俄语,他们跟白俄能明白。因为这里白俄极多,俄语相当流行,因而产生了一些俄语译音字,比如把面包叫作“列巴”等等。中国人嘴里的俄语,一般都不讲究语法完全正确,音调十分地道,只要对方“明白”,目的就算达到了。我忽然想到,人与人之间的交际离不开语言;同外国人之间的交际离不开外国语言。然而语言这玩意儿也真奇怪。一个人要想精通本国语和外国语,必须付出极大的劳动;穷一生之精力,也未必真通。可是要想达到一般交际的目的,又似乎非常简单“洋泾浜”姑无论矣。有时只会一两个外国词儿,也能行动自如。
  话扯得太远了,还是回来谈哈尔滨。
  我们在旅店里休息了以后,走到大街上去置办火车上的食品。这件事办起来一点也不费事。大街上有许多白俄人开的铺子,你只要走进去,说明来意,立刻就能买到一大篮子装好的食品。主体是几个重约七八斤的大“列巴”,辅之以一两个几乎同粗大的香肠,再加上几斤干奶酪和黄油,另外再配上几个罐头,共约四五十斤重,足供在西伯利亚火车上约摸八九天之用。
  除了食品店以外,大街两旁高楼大厦的地下室里,有许许多多的俄餐馆,主人都是白俄。女主人往往又胖又高大,穿着白大褂,宛如一个白。色巨人。然而服务却是热情而又周到。饭菜是精美而又便宜。我在北平久仰俄式大菜的大名,只是无缘品尝。不料今天到了哈尔滨,到处都有俄式大菜,就在简陋的地下室里,以无意中得之,真是不亦乐乎。我们吃过罗宋汤、牛尾、牛舌、猪排、牛排,这些菜不一定很“大”,然而主人是俄国人,厨师也是俄国人,有足够的保证,这是俄式大菜。好像我们在哈尔滨,天天就吃这些东西,不记得在那个小旅店里吃过什么饭。
  黄昏时分,我们出来逛马路。马路很多是用小碎石子压成的,很宽、很长,电灯不是很亮,到处人影历乱。白俄小男孩——就是我在上面提到的在旅店里见到的那样的——驾着西式的马车,送客人,载货物,驰骋长街之上。车极高大,马也极高大,小男孩短小的身躯,高踞马车之上,仿佛坐在楼上一般,大小极不协调。然而小车夫却巍然高坐,神气十足,马鞭响处,骏马飞驰,马蹄子敲在碎石子上,迸出火花一列,如群萤乱舞,渐远渐稀,再配上马嘶声和车轮声,汇成声光大合奏。我们外来人实在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不禁顾而乐之了。
  哈尔滨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谁来到哈尔滨,大概都不会不到松花江上去游览一番。我们当然也不会自甘落后。当时,正值夏秋交替之际,气温可并不高。我们几个人租了一条船,放舟中流,在混混茫茫的江面上,真是一叶扁舟。远望铁桥一线,跨越江上,宛如一段没有颜色的彩虹。此时,江面平静,浪涛不兴,游人如鲫,喧声四起。我们都异常地兴奋,谈笑风生。回头看划船的两个小白俄男孩子,手持双桨,主划的竟是一个瞎子,另一个明眼孩子掌舵,决定小船的航向。我们都非常吃惊。松花江一下子好像是不存在了,眼前只有这个白俄盲童。我们很想了解一下真情,但是我们跟他们“不明白”,只好自己猜度。事情是非常清楚的。这个盲童家里穷,没有办法,万般无奈,父母——如果有父母的话——才让自己心爱的儿子冒着性命的危险,干这种划船的营生。江阔水深,危机四伏,明眼人尚需随时警惕,战战兢兢,何况一个盲人!但是,这个盲童,由于什么都看不见的缘故,心中只。有手中的双桨,怡然自得,面含笑容。这时候,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环顾四周,风光如旧,但我心里却只有这一个盲童,什么游人,什么水波,什么铁桥,什么景物,统统都消失了。我自己思忖:盲童家里的父母、兄妹等等,可能都在望眼欲穿地等他回家,拿他挣来的几个钱,买上个大“列巴”,一家人好不挨饿。他家是什么时候逃到哈尔滨来的?我不清楚。他说不定还是沙皇时代的贵族,什么侯爵、伯爵。当日的荣华富贵,从年龄上来看,他大概享受不到。他说不定就出生于哈尔滨,他决不会有什么“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的感慨……我浮想联翩,越想越多,越想越乱,我自己的念头,理不出一个头绪,索性横一横心,此时只可赏风光。我又抬起头来,看到松花江上,依旧游人如鲫,铁桥横空,好一派夏日的风光。
  此时,太阳已经西斜,是我们应该回去的时候了。我们下了船,尽我们所能,多给两个划船的白俄小孩一些酒钱。看到他们满意的笑容,我们也满意了,觉得是做了一件好事。
  回到旅店,我一直想着那个白俄小孩。就是在以后一直到今天,我仍然会不时想起那个小孩来。他以后的命运怎样了?经过了几十年的沧海桑田,他活在世上的可能几乎没有了。我还是祝愿白俄们的东正教的上帝会加福给他!
  (选自季羡林《留德十年》,有删节)

唐山滦州市政府采购网:14岁的天空作文【14岁的天空作文】

冬天,晚上的风总是带着一。些寒意。我和父亲一起走在大街上,偶然遇到我的书法老师,老师便邀我们去他家小坐一会儿。到了老师家里,看到有几个小孩子正在练习。书法,我不禁想起了以前我在村委会练字的时光。

唐山滦州市政府采购网

那日,天出奇的热,太阳像有什。么烦心事一般,肆无忌惮地倾泻着炽热的光芒。我和俞鑫栋顶着似火的骄阳,准备去新华书店看书。在车站左顾右盼很久,终于等来了一辆1路公交车。

唐山滦州市政府采购网:[觅得好书做挚友作文] 觅得好书成挚友作文


  我划着小船荡悠在水面上,四面不见陆地,水面云雾迷漫,如同身临仙境。忽然,我的眼前出现了一方小岛,远远望去,只见一片翠绿,我下了船,向那林子的深处走去。蓦地看见一片桃花林,桃花姹紫嫣红,花香沁人心脾。
  我在桃花林里走呀,走呀,想要走到林子的尽头,可是走了半天也没能走出去。咦,这棵树怎么这么眼熟?我好像迷路了。天快黑了,我继续走,最后走得我一点儿力气都没了,只好靠在一块石头上。
  突然,我倚着的那块山石不知怎的,一下子塌陷下去,我也就一下子跌了下去……
  等我醒来时,看到的是一个面带笑容的老者,他见我醒来,高兴地说:“你终于醒了,太好了”我心有余悸,不解地问:“我这是在哪里?”“这里是桃花源”老者和蔼地说“是陶渊明先生笔下的那个桃花源吗?”“是的”“我可以到处看看吗?”“当然可以”老者回答说。
  我在老先生的带领下,来到了居民区。这里果然是“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甚至还有苍松翠柏,鸟语花香,令人心旷神怡,可是依稀中,我总觉得这景物似乎单调了点儿,除了农田还是农田。他们见我衣着奇特,便料定我是桃花源外的人,于是纷纷前来打听外面的世界是否和先前曾来过这儿的渔人所说的一。样可怕。我的心稍微平缓了点儿,便笑着摇了摇头,说:“如今,外面的世界已不再是政治黑暗、兵连祸结的战乱年代,如今的社会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世界各地的人民和睦友善,工业发达,网络信息发展令人叹为观止。
  他们听后,惊诧不已,竟然好长一段时间没开口。我见他们似乎对眼前的现状有些不满足的迹象,于是我便顺势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各位长老,恕我一言,你们的这种‘遂与外人间隔’的生活方式是得改一改了,如果总是固守在这块土地上,你们总有一天会坐吃山空的,到那时再去考虑发展,已经为时太晚了。你们这儿的环境优美,适合发展旅游业。
  老者略带迟疑地开口了:“先祖曾有遗训,不让任何人侵犯我们的土地”我劝道:“先祖遗训固然重要,但规矩是人定的,你是族长,你总不忍看着你的部落一天天地衰落下去吧”
  他们终于还是经不起诱惑,把旅游开发作为本岛今年发展的头等大事,便给此岛冠以“桃花岛”的美名,把旅游区冠名。为“桃花岛旅游度假村”
  从此来这儿参观旅游的人可谓络绎不绝,人来人往。你看,此时,我正和他们的族长在玩儿着高空跳伞呢!
  “不好!伞绳要断,救命哪!”等我醒来时,我已是大汗淋漓,原来,竟是一场梦。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孝亲敬老,争当美德少年 孝亲敬老传美德,心中的玫瑰作文 [我心中的玫瑰作文],给心灵美容作文_以心灵美容为话题作文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